当前位置: 首页 > 馆藏档案 > 史海钩沉
清末湖南人民保路运动传单三件
编稿时间: 2018-03-26 08:55 来源: 岳阳市档案局 
 

清末湖南人民保路运动传单三件是清政府邮政总局与湖南邮局业务联系英文档案中的附件,由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清理发现的。原件皆无年月日。查《国风报》第二年(一九一一)第九期《湘省反对干路国有风潮记》一文载“湖南绅商学界,自奉干路收归国有之明谕,人心大为愤激。各团体特于(四月)十五日(公历五月十三日)刊发传单,谓湘省粤汉干路为全省命脉所关,将来借债修筑,湘人财产生命均操外人之手,若不极力收回,后患何堪设想!特请各界于十六日在教育总会开全体大会。是日到会者一万余人,咸主张完全商办,实力进行。并决定十八日由各团体呈请湘抚(杨文鼎)电奏收回成命;如不得请,将来或外人或督办到湘强事修筑,定即集全力抵抗,无论酿成如何巨案,在所不顾。是日当场议定办法十五条,极为激烈。”据此,这三件传单当系清宣统三年四月间(公元一九一一年五月)发布的。

(一)全湘人民公白

瓜分中国,今已实行。烟酒新税,钱粮厘金。

一概典押,权操外人。硬将铁路,卖与强邻。

粤汉川汉,国之命根。收回自办,几历艰辛。

烟烟谕旨,远近共闻。邮部盛贼,买卖交情。

利归己有,扣头坐分。假传圣旨,恐吓愚民。

实利归外,国有虚名。国债借入,千兆万金。

我辈担荷,真是不轻。永为牛马,子子孙孙。

用告各界,兵商农工。田房抽股,又抽俸薪。

募款凑集,血泪纵横。近年赶筑,着着进行。

今遭盛贼,拍卖无存。股本丧失,何问红成。

嗟嗟此贼,揖盗开门。从此乡土,鸡犬不宁。

妻离子散,强掘祖坟。为今之计,万众一心。

誓死不二,斩此奸臣。先请大宪,电奏九重。

如果不理,动以血忱。大家拼命,与贼力争。

保全商办,分段兴工。大家入股,克日告成。

以保桑梓,以答圣明。

全湘人民公白

(二)铁路苦状告我同胞

哎哟,我们湖南全省人的死期到了!要和我全省的父老兄弟,赶紧商量一个救死的法子。这法子要我们湖南全省的人,大家拼了一条性命,和那卖路的奸贼,轰轰烈烈,大闹一场。

这话怎讲?就是为的湖南这一条铁路,被那几个卖路的贼子,断送在洋人手里了。在下的记得,这条路十年前已经被那盛宣怀卖与美国,是我们湖南人舍生忘死,争了转来。赎路的银子,湖南派七百多万。这项银子,都是百姓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为什么肯拿去赎路呢?要晓得这所争的,就是湖南的生死关头。待在下的把那洋人在中国办路的利害,说就出来。我们云南省的铁路,是法国人在那块儿修的。铁路经过地方,他就筑起炮台,屯扎洋兵,捉了云南的百姓,充当苦工。那种惨毒的手段,说起来人人要咬牙切齿的。我们东三省的铁路,是俄国人在那块儿修。他就趁铁路修成时,硬行霸占东三省地方,烧毁百姓的房屋,抢掠百姓的银钱。有一天俄兵出来,把一个庄子上住的一群百姓,活活的淹死在那湖中,说起来寒心不寒心呢?到了这个时候,那一班卖路的贼子,他来管别人的死活么!我们湖南人看了这个榜样,

晓得外国人来承修铁路,不是一桩好事,故人人甘心拿几个钱赎了回来,自己开办。历年所入的商股,款也不少,又大家想些集股的法子,把那租股、房股办成。在下的看我湖南人入股的情形,算得踊跃已极了。因为铁路一亡,不但湖南省的地方保他不住,就是我们百姓的性命财产,都要落在虎口里的。人人抱了这个念头,故后湖南每年的路股,总有五百万元上下;不过五六年,就可把湖南的全路一千三百里修成,湖南人也算得万分争气了。论那卖路的奸贼,他只顾赚那借洋款的九五扣头,就不顾我湖南人日后的死活,瞒了湖南人就与那英意法美四国,订了借款的草合同。我们湖南这铁路,本是赎路的时节,就奉了光绪皇帝的上谕商办的。去年春间,湖南这拒款的事,谘议局就举四个代表进京,有位粟戡时议员,他也上个血书到邮传部,当时已把我们湖南人

的公呈批准,许照旧归湖南的商办。随后又有在藉的制台魏午庄,上过一个奏摺,朱批下来的时节,是“着邮传部知道”几个字,我们湖南人的铁路,归湖南商办,已奉过两朝的谕旨允准,还算不得一个铁案么?到了今日,忽然又变卦起来。那盛宣怀卖路的奸贼,违背先帝圣旨,仍旧借了洋款来,闻听得已和四国的代表,把借款合同签好,把全国的厘金关税及漕粮等款尽行抵押是活活的送一条铁路把外国人。我们湖南人费了十年的气力,费了数百万的银钱,自己指日可成的路,一旦落在洋人手中,到了日后,人人有那身家性命的危险。我们湖南人倘不把团体结成,大家拼了这条性命,设个法子抵制他,眼见得就要刀加颈上了。但我们的抵制的法子,一面人人多拿几个钱出来,分途开工,赶紧办路,修一尺是一尺,修一丈是一丈;一面请抚台出奏,要外务部即日把湖南借款的事情,一笔勾消。在下的想那班卖路的奸贼,一块肉落在口中,要他吐出来,是难得望的。我们只好拿定一个主意,我们办我们的路,他借他洋人的钱,我不去管他,也不许他来管我。万一我们修路的时节,有谁来用强迫手段压制我们,那时我们做百姓的人,横直是一条死路,大家把这条性命,与他拼一场。在学堂的人,大家散学;做生意的人,大家闭市;湖南全省的粮饷,大家是不肯完的,看他把我们湖南的百姓,怎么办法呢?

(三)湖南全省人民公启

铁路为全省命脉。路权失则命脉绝。夺我路权,即不啻置全省人民于死地。前此卖国奴盛宣怀与美国合兴公司,订立合同,将粤汉铁路送与外人。其时我三省人民,知路权不可失,故出死力以争,幸得收回。奉有谕旨,允归商办。宣统纪元,张之洞倡议借款兴筑,两湖人士,函电力争;拒款代表,络绎于道。诚以父母之邦,生命财产所系,故不惜竭心力以争之。我政府知民心之不可失,众怒之不可犯也,于湘抚电奏时,奉旨俞允。是两朝卫顾我湘人,亦既厚矣。乃盛宣怀自奉命入都,即日夜与私人谋借外债,欲借此以饱私囊。四国借款、日本借款之约,遂以成立。将中国各省厘金漕粮,及烟酒盐税等款,作为抵押。阳假铁道国有之名义,实将粤汉干路断送于外人。于时订约,不在衙署,而在私宅,檀权罔利。卖国贼民,欺蒙朝廷,违藐谕旨。综观四月十一日上谕,出尔反尔,必非断自宸衷,其为盛之矫诬也可知。

夫以一人嗜利之私,不惜举国家之士地,人民之生命财产,拱手授之于外人,复陷我皇上于不孝。历观载籍,卖国贼民之逆臣,无有敢明目张胆至于此极者。凡我父老兄弟,当竭群策,合群力,求一生于九死之中,与逆臣誓不并立于光天化日之下,上以冀圣明之感悟,外以销荐食惑氛。爱国诸君,其有投袂而起者乎?是则同人所涕泣以俟命者也。谨将保路办法,条列于左:

一、万众一心,恪遵先朝谕旨及宣统二年上渝,完全商办,实力进行。

二、由各团体代表呈请抚宪电奏,收回成命。

三、召集开正式股东会。

四、添举有名望之绅耆四人,充任协理,辅助总理,猛力进行。

五、将全线千二百数十里(除长洙(株]百里在外)划作一百二十五段,每段十里,招人包修,限宜统四年五月以前,一律竣工.。所有包修章程,容另详拟。

六、修路费用,由各承包人垫出,匀作六年偿还,愿入股者,作为股本。

七、聘用总工程司(师)一人,副工程司(师)十数人,购地员数十人,分途测购,刻日开工。

八、湖南铁路学生,无论在外国、本国毕业,一律派用,或司管理,或司机关,或充副工程,或充监工,量材委任,责尽义务,不受薪金。

九、湖南各界热心路政之士,全体团集,分作四部:甲部筹集股款;乙部进行建设;丙部联络人心,共谋抵制;丁部担任文墨,鼓动舆情。

十、如有反对湘路之完全商办,妨碍湘路建筑之进行者,湘人认为公敌,以强硬手段对付之。

十一、租股、房股、薪股,照旧收集。但房股租股归各地方自治局代收汇缴,不借行政官厅之力。

十二、铁路公司发钱处,改为铁路银行,吸收存款,广行钞票,湘人共负维持义务,一律流通。

十三、部派督办来湘,强事修筑,湘人必集合全体,共谋抵制,无论酿成如何巨案,在所不顾。

十四、政府如不以湘人之自卫为然,妄肆刑拘,湘人必集合全体,共赴行政衙署,请其一体治罪。

十五、政府如能收回成命,仍归商办,则圣朝厚恩,湘人自当感激,力图报补。如不顾先朝谕旨及宜统二年上谕,纯以人民权利为牺牲,则我辈定以死力争之,闭市、停课、抗租,均确定为最后之办法。

湖南全省人民公启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